大学宿舍里的娇喘浪吟 跪趴撅高玩弄

白话文 287℃

“神医不吃吗?”

“我不饿。”

说不饿那都不是真的,关键是自己戴着面纱,这要是吃了,岂不是很要摘去面纱。这要是摘掉面纱,自己戴着它,还有什么意义?

她随便弄了一写糕点,在马车里垫吧垫吧就好,其他的,都不用担心。

等他们都到了京城之后,她也被安排住在一个院子里面,而在这里,根本就没有自由可言,有的就只有这些人的严加看管。

“神医,几天就委屈你在这里住下了!等到你完成了我们的条件,你就可以带着你的孩子们离开。”

大学宿舍里的娇喘浪吟 跪趴撅高玩弄

霍雪灵看到这些人的表情,而她此刻更不能做什么。不管现在发生什么事情,都要为了自己的两个孩子考虑。

“我知道了,顺便说一声,在外面,请你不要叫我神医。叫我霍姑娘就好了,我需要的,是给我孩子绝对的自由和安全。还有,我有一个规矩,请你们遵守。”

“好,主子说过,只要是霍姑娘要的东西,我们会尽量满足你的。”

“要我帮你们的忙可以,但是在我开始治病的时候,不准任何人对我的医术有半点质疑,有问题吗?”

对方那个好像觉得有点勉强,但是随后还是会答应了下来。“好,霍姑娘说什么,那就是什么。我们一定会尽力帮到霍姑娘。”

“嗯,还有一件事情,除了帮你们忙之外,我需要的是绝对的自由。你们可以放心,我不会离开这里,我只是有自己的事情要做。我不会干涉你们的,但是,同时也亲你们不要干涉到我的事情!”

“哦?是吗?那不知霍姑娘要做的是什么事情呢?”

“我的事情,还不至于跟你通报。你只需要知道,你必须要按照我说的去做,这样就可以了!”

“看来……霍姑娘是铁了心的,要将这件事情变成你一个人才知道的小秘密啊……”

“怎么?你是要怀疑我?还是说,你从一开始的时候,就打算要把我当成是一个透明的人来使唤,嗯?”

“卑职怎么敢呢?霍姑娘的想法和心思,我会传递给主子的。这段时间还请霍姑娘好好的在这里住下,您的两个孩子,我们也会叫人好好的照顾好的。”

“你们究竟打算什么时候,把我的孩子还给我!”

那名侍女虽然看上去职位不高,但是这里的所有侍卫都要听她的话,想必,是那个人的贴身侍女。

女子眼中透露着一丝的笑意,但是却让人很清楚的分辨着,那边不是很好的感觉,这个人,让自己觉得很不自在。

“主子说了,担心霍姑娘实在是太聪明了。所以那两位孩子,由我们主子亲自看着。霍姑娘尽管放心,那两位是我们的客人,我们自然是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情。但是主子也有一句话让我带给霍姑娘你。我们可以做到不伤害,但是请霍姑娘一定不要挑衅到我们,否则的话,谁会知道我们到底会做什么呢?”

“好啊,你们,看来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,你们倒是一个会比一个威胁人。我听你们的,我不会做什么。但是我要是知道,我的孩子在你们手上,掉了一根汗毛,蹭破了一点皮,我相信,我绝对有能力,让你们从此以后,过着天翻地覆的生活!”

“没事儿,大嫂,这点活儿我还能干。”许清欢抿嘴笑笑,朝李氏说道。

赵氏在这儿,李氏也不敢多说什么,只想着自己手脚麻利的点儿赶紧干完了,这样清欢也能轻省点儿。

“小五媳妇,这扁豆角要切细丝。”赵氏阴着脸死死的咬重了‘细丝’俩字,“可别切的跟棒棍子似的,火一大就炒的没法子吃!”

许清欢清脆欢快的应声,“哎。”

她的刀工可不是自己吹嘘,只要她想,多细都切的来,别忘了,前一世她宅在家里啥都干不了,只能捣鼓捣鼓做饭还有一些别的不用出门的事情打发时间了。

赵氏目不转睛的盯着许清欢,只见她手起刀落,就跟不用使劲儿似的,细细的豆角丝从刀下不停的堆起来,一小堆了,许清欢就用菜刀往一边一推,那一大盆的扁豆角,不多会儿就成了一堆细细的豆角丝了。

赵氏是想着从这上头挑不是骂几句许清欢的,可这豆角丝切的,她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。赵氏只得冷哼一声,把矛头转向了李氏:“看什么看,眼珠子都掉出来了?不用干活了?”

李氏也不恼怒,应了一声,加快手上的动作,心里暗暗嘀咕,小五媳妇是个能过日子的,就这一手刀工,可不是懒惰的人能学的来的。

赵氏现在心里一堆火气,可偏这两个人都不接茬,她骂人家就听着,决计不搭话就是了。活计干的又漂亮,赵氏实在找不出理由再骂了。

炒菜做饭这事儿,许清欢很喜欢,所以把所有菜都切好之后,她自然而然的就准备炒菜。只不过这锅灶不是她熟悉的,劳烦了李氏烧火之后,她熟练的往锅里倒油,下肉丝翻炒葱花爆香。

李氏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。

这也让赵氏寻了错处了,尖着嗓子就开骂了:

“你个败家的小娘皮啊,你这是看不得咱家过好日子啊!你这是来给我当儿媳妇的?你这是给我添堵的啊!你不气死我,你不罢休啊!这日子是没法过了,没法过了!贼老天,你可看看吧,我心善的叫她进了我闵家的门,她这是怎么对我的!”

许清欢虽然一脸懵逼,可手上动作没有停,这锅灶火可不比别的,你要是手上慢了,指定得把菜炒糊了不行,这么些东西,浪费了可不好。好在豆角丝是好熟的,伴着赵氏的骂声,这一大盆豆角炒肉丝出锅了。

“娘啊,你就别骂了,清欢这不是头一遭做饭不知道吗?”李氏忍不住辩解了几句。

“这小娘皮给了你什么好处了,你处处上赶着帮衬她跟我作对?李氏,你别以为你那点儿心思我不清楚,平日里让你把你攒的布补贴点儿给家里,你护得跟什么似的,这会儿给这小娘皮里外一身你都舍得。你个不要脸的娘们,你吃着我闵家的饭,你胳膊肘子往外拐!”赵氏虎着脸说了李氏几句。

许清欢抚额,她到现在还不知道因为啥挨骂,这赵氏也真叫人捉摸不透,这说骂就骂,骂的还不重样的,不得不说,这也是一门技能。不忍着看赵氏怒骂李氏,许清欢无奈的开口:“娘,我做错了啥事儿,你就直说,就你这样,骂破了天,我也不知道哪儿错了啊!”

赵氏就怕许清欢不搭腔,这会儿接话了,她还不得可着劲儿骂?

“我让你炒菜了?你个现殷勤的!哪家子炒菜你这么个炒法?油不花钱?你一下子放了五大勺子,炒五盆都行了!这肉是炒一个菜的吗?还有这肉丝是这么炒的吗?白肉里的油你炼出来了?”

许清欢这下真的懵了,这一大盆的豆角丝,放了五勺油这不是刚好吗?还有那点儿肉丝,炒一个菜她都嫌少,听赵氏的意思这是要炒三个菜?再有了,肉丝上的白肉炼出油来,那肉丝得炒得多老啊?这不是暴殄天物吗?好东西都糟蹋了!

“闵小五,你给我滚过来,你瞅瞅,你瞅瞅!”赵氏朝房里头喊,“这就是你买回来的好媳妇,我们闵家迟早给她败光了!”

闵亦辰脸上的表情有些为难,今儿赵氏骂清欢,他没法帮衬着。赵氏这次骂也不算是鸡蛋里挑骨头,而是闵家做饭一直都这样的,不光是闵家,是村里庄户人家都这样的。清欢的无辜,最多能用她第一次不清楚规矩来开脱。可是赵氏想要骂人,怎么会允许让她用这个借口?

“娘,清欢这不是第一次做饭吗?是我不好,没给她讲清楚。”李氏暗地里朝闵亦辰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插话,李氏太了解赵氏了,这事儿若是闵亦辰开口为许清欢说话,并不能平息赵氏的怒火,反倒会火上浇油。在赵氏心里,她的儿子是从她肠子里爬出来的,那不管什么时候都得是跟她站在一边儿的,儿媳妇们都是外人,儿子帮着儿媳妇那就是帮着外人跟她这个亲娘叫板,这是赵氏决不允许的。

当初闵亦辰跟赵氏叫板,赵氏那叫一个生气,平日里她对闵小五并不怎么好,可也决不允许他对自己有外心,可最后他居然为了个买来的媳妇跟自己翻脸,这是赵氏心里的痛,堆积在她心里的火气也总要发泄出来,这对象自然就是许清欢了。

许清欢现在也反应过来了,一醒过来的时候,喝碗蛋花汤都很奢侈,这会儿看看,这炒得油汪汪的一盆豆角丝,确实是有点儿过了。所以许清欢很诚恳的看着赵氏,道:“娘,我错了,我以后一定改。做什么事儿我都不自作主张了,我先问问娘。”

认错态度非常好,脸上也非常无辜,赵氏满肚子的骂言骂不出来,别提有多憋屈了。

赵氏没辙了,只得哼了一声,甩手出了灶间。

待看着赵氏进了上房,李氏松了口气,朝许清欢竖了大拇指:“以后娘再说什么,你愿意认错就认错,不愿意认错就别吱声,她愿意骂就骂,骂够了她就不骂了,你不理会,她骂的没有意思也就作罢了。”

许清欢笑笑,“好,我听大嫂的。”

剩下的两个菜,李氏没有用许清欢动手,她先从豆角丝里面把肉挑出一半炖到土豆里去了,又麻利的往锅里淘了粳米蜀黍做干饭,做了蜀黍的窝头蒸上。十几条茄子分别放在蜀黍窝头的空隙里也上锅蒸了。

李氏又拿了几头大蒜,喊着许清欢一起剥了,捣成蒜泥,一会儿淋在蒸好的茄子上,这晌午饭就准备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