夹震动蛋上课的女教师_被陌生人手扣到水不停

白话文 22℃ 0

臭小子,再不还钱,下次就割你一个肾!”

夹震动蛋上课的女教师

我从记事起爸妈就只知道赌钱,一开始好吃懒做,小打麻将牌九,后面后一次上头借了高利贷,利滚利现在已经几十万,眼看天天被人上门逼债,两口子丢下我跑路了。

隔几天一顿打,这种日子我受够了,这时候隔壁的一个大哥告诉我,他认识个招女婿的,据说那女的长的贼漂亮,身材棒的和明星似的,就是爱好有点独特。

我这一琢磨,长的漂亮还能招不到女婿,多半是个噱头,不是残疾,就是老妇女。

但现在那些放高利贷的那都是很角色,钱还不上那可是真要人命,郊外被挖肾丢掉的尸体最近好几个。

我也怕死,这命都要没有了,还管她什么爱好,是人是鬼我也认了。

一想到咱下辈子可能要和一个中年老妇女,心里不禁一哆嗦。

犹豫片刻,我还是按照纸条上的号码打了过去,毕竟是个人,都怕死。

“喂......你好。”

“行了,我知道了,是应聘的对吧,名字报一下?”电话那头声音有点清冷,听上去年纪应该不大。

“我是叶尘......”

“应聘的话,晚上七点,到市区红月酒吧,有人在那接应。”说完这句话,电话就挂了,没给我一点机会多说。

这种被人蔑视的感觉,我打从心里感觉耻辱,硬送上门的女婿,在我们这里是一辈子抬不起头。

拿起旁边的二锅头,仰着脖子往里面灌,白酒的辛辣混着我的眼泪,直往心里咽。

这种被自己亲生父母丢弃的感觉,滋味真的不好受,我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,心上就像被挖掉了一块肉,揪心的疼。

我不知道爸妈还不会不会回来,自己还有没有未来,放下酒瓶,我知道这些都只能自己去面对。

酒吧离这边大概有二十多公里,看看时间,我现在赶过去只能打车了。

赶紧一路小跑到路口,我们这是郊区,等了三十来分钟才等到一个车。

刚下车,只看到一个类似工厂装修的房子。

没看到电视上酒吧的那种招牌,只有一条小路口。

我吸了个口,眼看着,时间马上要过了,打算先过去问问酒吧入口。

刚走到小巷口,一声刺耳的救命声就在耳朵边响起。

还伴随着呜咽的哭喊。

我抬起头看了一眼,明面上看着是工厂小巷,里面却是一条长廊,三个大汉正拖着一个年轻女人,往拉里面拽,女人的嘴巴被衣服堵住了,一头秀发散开。

有些暗沉的灯光下面,能看到女人一张小巧的瓜子脸,身上的黑丝,白衬衫一件被拉扯变形,破了个洞,满面的春光,看的我挪不开眼。

都说酒吧捡尸,喝醉的女人被拉出强行开房,但是这女人明显反抗激烈,总觉得哪里不对。

虽然画面有些刺激,但身为一个新时代好青年,这种刺激的事,真要让我来做,心里那关过不去。

我在后面偷偷的跟了过去,看着他们进了一个小房间,抬眼一看,门口上写着女厕所。

一个大汉突然回头,发现了我,眼神一下子就变了,“哪来的吊丝,再乱瞅,眼睛给你挖了,滚......!”

“我已经报警了,你们要再想干点啥,自己掂量着。”我故作有底气的说道。

“我艹你!”其中一个男的冲了过来,一脚踢在我的肚子上,把我踢翻在地。

另外的几个人笑了笑,有恃无恐,慢慢的撕扯女人的衣服。

我抱着头没还手,一边余光看到女人被双手锁住按在地上,短裙被掀起,只剩一条底裤。

女人嘴巴被堵住,一脸恐惧,绝望的眼睛,不停的落泪。

我能看到他的目光,里面有一丝愧疚,她是看我被打,心理过意不去吗?

我叶尘这辈子有个赌钱不管我的人渣父母,后来不上学,跑去打架混社会,从小到大就从来没人关心过我,看到我的都是满脸嫌弃,各种鄙视。

“妈的,我要还是个男人,今天我就不能怂!”

一把抱住踹我的那条腿,我在地上一个打滚,用力一扯,打我的那个男人被我摔倒在地。

我赶忙狠狠的扑过去,拉起他的衣服,锁住他脖子,狠狠的往地面撞,让你他妈的踹我!

砰!砰!砰!

男人的脸被我在地上面几次撞下来,牙齿不知道断了多少颗,满嘴的血,混在脸上,往外喷。

女人胸前只剩最后一丝遮挡,胸前的皮肤白的和雪一样,看上去就爽滑有弹性,摸一把怕是要销魂。

另外一边的几个男人,正准备进行最后一步,突然听到自己小弟的惨叫。

“小子,敢动我的人。”男人从腰间抽起一根甩棍朝我扑了过来。

我下身一沉,等这个家伙到面前,猛地侧身,甩棍打在我的肩膀上,疼的我直咧嘴,我顺势扣住他的手腕,一个过肩摔,把他的甩棍抢了过来,照着他的嘴巴就是一棍子下去。

一地碎牙加上满嘴巴的血。

男人捂着嘴,疼的在地上打滚。

其他几个人怕是没想到我这么狠,吓的楞在原地。

灯光下我脸色有点扭曲,看着发愣的几人,冷声道:“不想死的,还不快滚!”

那几个小弟,明显就是胆子被吓破了,一下子没遇到过这么狠的,一听我发话,拖着两个伤员赶紧连滚带爬跑路了。

我转身扶起倒在地上的女人,此时她的衣衫半烂,诱人的部位若隐若现,我吞了口唾沫,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景象,双手僵硬,眼神一眨也不眨。

那女人好像被我吓到了,低垂着头,窸窸窣窣的将身上能遮的部位遮好。

我赶忙将她扶起来,再盯着看,我和刚才那群人有什么区别?

真是可惜!刚刚我要是再晚点动手就好了,我心里暗暗的想到。

“你等一下...”我转身欲走的时候女人叫住了我。

“有什么事吗?”我挠挠头。

“你...”女人脸色一下子红了。

过了好久,她说出一句让我目瞪口呆的话。

“你,想不想睡我?”

第二章

话一出口,我感觉全身的血液有点不受控制的往一个地方流去。

是我听错了,还是这个女人口音有问题?

难道是我落伍了,现在城里人都兴这个?我呆呆傻傻的站在原地,完全不知说什么好,脑子里却把画面脑补了个通透!

女人咬咬牙,一把抓住我的手,拽着我就向旁边的女厕所拖去。

我目瞪口呆,真会玩啊!

大晚上,乌漆嘛黑,女厕所,美少女,这谁能顶得住?

那女人好像也意识到有些不太对劲,把我拉到厕所的一个隔间之后就低下头一言不发。

隔间很小,女人身上传来的香味直冲脑海,可是我却像是呆住了一般,任由这种折磨施加我身。

许久不见我动作,女人似乎生气了,粗暴的把我按在墙上,开始解我的衣衫,她的双手柔柔的,挠的我直痒痒,我一个转身把她按在墙上。

她的身体很柔软,更难得的是弹性极好,我从没见过这么完美的身躯,像是珍视一件艺术品般,可是正在我要进一步动作的时候我看到了她撕裂的衣衫。

“我,我不能这样!”我退后一步,心里思索我和那群流氓的区别。

女子有些烦了,撅起屁股,“磨叽什么?这是我对你的刚才举动的谢礼?”

随即她小声嘀咕,什么宁愿便宜别人也不便宜那个混蛋!

我还是没有动作,像我这样无人关心的人,更在乎别人的感受,虽然我没听清她后面的话,但我想她肯定是一时糊涂。

“你?你不会不行吧!”女子转过身,鄙夷的看着我的下体。

一股怒火直冲我的脑海,卧槽,哪个男人能承受一个美女这样的挑衅?

像失了智一般,一个挺身就穿了个通透...

想不到的是,这女人竟是个旗鼓相当的对手,狭小的隔间变换了不少的姿势。

正在兴头上的时候,一个电话突然想起。

女人竖起手指示意安静。

“喂,姐。”

电话那头传来年轻女子的声音。

“你在哪?妈不是说你已经在路上了吗,这多长时间了,怎么还没来?”话语中有些怒气。

“啊...”女孩突然叫了一声,不满的瞪了我一下,“啊,我这边有朋友在路上碰到了,我没过去...”

我举起双手示意情不自禁。

“欣欣,你怎么了,怎么声音怪怪的?”电话那头很敏感。

“没事,没事,我玩游戏呢,今晚不过去了,直接回家,你玩你的!”

女子快速挂了电话,扶住我的身躯,对我怒目而视!

“你干什么?故意的是不是?”

我咧了咧嘴,腰间传来的疼痛真让人怀疑扭男人腰肋这件事是无师自通。

“意外!意外!”

“哼,快点!马上我就要回去了。”女人又摆出先前的姿势。

一阵剧烈的喘息之后,整个世界忽然变得安静了。

“这,又脏又烂,这还怎么穿啊?”女人小声的抱怨。

“失误,没来的及拿到一边。”做错了事就要认罚,我低下头开始整理。

好在现在天是黑的,整理过后,虽然破烂,但是已经无伤大雅。

“我走了,以后就忘了这件事吧!”女人低下头,做贼一般的跑了出去。

“喂!”我追出去,总感觉要说点什么,“你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女孩迟疑了一下,“杨欣欣!”

门外的冷风让我清醒过来,我终于意识到,我到底来这是干什么的。

“那个......”

女孩突然抱住头,“我不听,我不听,你就当做了梦好了,我们是不可能的!”

我呆住了,终于把话说个完整,“我是想问那个,红月酒吧在什么地方?”

女孩愣住了,气恼的跺跺脚,还以为他要...

“前面就是,这是后门!你这个笨蛋!”女孩红着脸闯进了黑暗中。

就好像一阵风,如梦似幻。

一切都跟做梦一样。

冷风吹过,身子哆嗦了一下,我这才发现我的衣服都还乱糟糟的,这里可是女厕所,千万别被人当成是变态了。

正当我连忙整理衣服想出去的时候,我才发现我的衣服居然还有些血迹。刚刚我不记得我受伤了呀?

我擦?

那个女人,该不会还是第一次吧?

第一次居然就这么疯,这体质也太好了吧?

连忙将自己的衣服整理了一下,故作正经的从女厕所走出去,话说原来这里就是红月酒吧啊,真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呢。

通过那一条通道,走到了前面酒吧里面,这里面却是和我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,这个地方,一片宁静,恬淡,空气中流淌着轻微的音乐。

心里面稍微有些苦恼,我超时的时间好像有点长,之前那个女人说过,过时不候,现在应该已经离开了吧。

标签:

评论留言

我要留言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