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个舌头一起吸花蕊h_趁她睡着吸允她的花蜜

白话文 355℃ 0

晨曦初现,在一个高级私人住宅小区里,一个单元的主人房间里传出一阵阵的呻吟声。原来房间里的睡床里有一对肉虫。躺在床上的男人大约40岁。他的名字叫倪郭明。他是一家玩具厂的大股东。床上的女人是冯玉柱,郭明的妻子。两对夫妇的年龄相差很大。玉竹才三十出头。

十多年前,玉柱和郭明在同一个玩具厂工作。当时,郭明非常英俊,在工厂女工眼中是白马王子。许多女工自愿为他献出了生命,玉竹就是其中之一。然而,当时的社会相对保守。大多数人缺乏性知识。玉竹经常和郭明睡觉。她不知道如何避孕。最后,珍珠胎儿变黑了。

朱钰的父母强迫郭明娶她。郭明不得不嫁给朱钰。婚后不久,朱钰生了一个女人。成为父亲后,郭明变得放松,专注于赚钱。几年后,他存了一笔钱,和朋友们一起建立了一个玩具工厂。至于朱钰,婚后她留在家里做家庭主妇,全心全意地照顾丈夫和女儿,一有空就和一群富婆去健身中心。因此,尽管她已经30多岁了,但她仍然保持着良好的身材,胸前的一对35英寸长的牛奶没有显示出倒下的迹象。至于她的腰部和大腿,她甚至没有多余的脂肪。

三个舌头一起吸花蕊h

由于玉珠的形状很好,郭明懒得沾花惹草。他对玉珠带来的性享受非常满意。这一天,郭明一醒来就和玉珠做爱,花了他半个多小时。尽管郭明汗流浃背,但他得到了一种美味的享受。

云雨过后,郭明带着玉珠休息了一会儿。床头的声音响起。郭明正要去上班。他不情愿地放开玉珠,走进浴室去梳洗。换上西装后,玉珠又睡着了。郭明走到床边,轻轻地吻了一下玉珠,然后重新做了一遍。谁不知道天空中有意想不到的事件?这个吻是郭明对玉珠的最后一吻。一个小时后,电话铃声惊醒了玉珠,玉珠做了一个好梦。电话里传来的消息连玉珠都惊呆了。

原来郭明是被一辆上班路上闯红灯的私家车撞倒的。事故发生后,私家车无视了它。然而,郭明在被送进医院后失去了理智。警方从郭明的笔记本上找到了他家的电话号码,并打电话给朱钰确认尸体身份。

当朱钰去医院时,看到郭明的尸体,她哭得死去活来。她哭着告诉警察抓住杀害这个国家的司机,让他过上充实的生活。然而,警方无法帮助她抓住凶手。虽然事故发生时看到了私家车的牌照,但调查发现,就在事故发生前,私家车被报告失踪。尽管几天后警方找到了那辆丢失的汽车,但那辆丢失的汽车已经被烧成了一堆铁,所有的证据都被偷车贼烧掉了,所以无法追查。

俗话说,人不能起死回生,玉珠只需收拾心情,为郭明办丧事。由于郭明在香港没有亲戚,所以葬礼的第一天晚上灵堂非常冷清。午夜时分,大厅里只有一个人,除了玉珠和她的女儿倪佩思。他的名字叫鲁治光。他是玩具厂的另一个股东。除了玉珠和文外,他是郭明在香港最亲的人。

玉柱和女娲在灵堂里烧金银衣服和纸的时候哭了。已经是午夜了。广智敦促他们回家休息。然而,玉珠坚持为她死去的丈夫守夜。然而,她也认为佩思太年轻,不能守夜,所以她要求广智送佩思回家。

当广智开车送佩思回家时,佩思可能哭得太累了,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广智只把一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。他用另一只手绕过佩思的背,把她抱在屋里。他们一路走着,广智的手慢慢移到佩思的胸前。

佩斯今年只有18岁。她胸前新长出的一对乳房只有柠檬那么薄。广智的手轻轻地托住她的乳房。他觉得佩丝穿着丧服没有胸围。广智偷偷地捏了捏她的乳房,但是佩思仍然半睡半醒,没有任何反应。广智感觉更大胆了。他很快找到了乳头的位置。他用手指轻轻地捏了捏佩思的乳头。发育中的乳头特别敏感。广智很快地用力捏了她一下,在白色的丧服上明显地突出了两点。

池光帮助裴思在房间里睡觉。佩思一躺在床上就睡着了。池光想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好好摸摸裴思。他甚至想解开佩思的衬衫扣子,看看她新长出的乳房,看看她的脚末端是否开始长出长发。然而,他没有这样做,因为他不想为了一时的欲望而破坏他的计划。

原广智-郭明合资玩具厂,广智只占20%的股份,其余80%归郭明所有,所以尽管广智是股东,工厂的大大小小的事务都由郭明处理。他原本想和郭明分手,开另一家玩具厂,但他没有足够的资金,所以他不得不继续做一个幻影板。然而,广智不相信我受郭明的控制,所以他想出了一个计划,把玩具厂当成自己的,计划的第一步是杀死郭明。

广智偷了那天杀死郭明的车。他就是那个开车时杀了郭明的人,也是那个后来放火烧车的人!由于广智销毁了所有证据,警方也没有怀疑他,他的第一步计划非常成功,他现在需要做的是计划的第二步。

迟光把佩思送回了家,并立即回到了殡仪馆。灵堂里只有朱钰一个人。她只是看着郭明的画像,想着和郭明在一起时甜蜜的过去。因为她想得太多,她不知道池光已经回到了灵堂。直到迟光伸出手拍拍她的肩膀,她才从记忆中回到现实世界。

“郭明死了,”广智安慰玉竹。“你不应该太难过。你应该照顾好自己。佩西需要你的照顾。”

"贝丝回家时睡觉了吗?"玉珠关切地问道。自从郭明死后,佩思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爱的人,所以她更爱佩思。

“别担心,她可能会哭得太累,一到家就睡着了。”

“我厌倦了你。没有你的帮助,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这个葬礼。”

“郭明是我多年的朋友,我当然会帮忙,嫂子,我想你也累了,为什么不睡在长椅上呢!”

“我怎么能睡得着?我已经和郭明结婚十多年了,现在我闭上眼睛,就好像看见了郭明。他死得很惨。我真的希望他能给我一个梦,告诉我是谁开车杀了他。”

“嫂子……”广智被玉柱的话震惊了。然而,如果他相信鬼神,他就不敢杀死郭明。所以他很快恢复了镇静。他打开话题说:“不要想任何事情,不要想以前的任何事情,你应该为未来做计划。”

“未来!我也不敢去想。郭明出生时,我从未问过工厂的情况。现在我必须接管工厂,但我不知道如何处理。工厂未来将依靠你。”

“你放心吧,我在工厂里也有一席之地。我一定会把工厂搞好的。”广智把话题带回了明初:“郭明以前对你很好。他现在死了。我真的很担心你。”

“鲁先生……”

“别这么客气,嫂子,”打断了朱的话。"我非常了解郭明,你可以叫我广智。"他一说完,就握着玉珠的手,表示安慰。

“池.迟光,郭明就这样神秘地死去了,留下了我和贝丝,两个孤儿和寡妇。你希望我将来如何生活?”

“嫂子,其实你还年轻。你可以忘记郭明,找个男人再婚。你不会担心将来没有好的生活。”

广智这样说是有目的的,因为郭明死后,工厂80%的股份落入了玉柱手中。他看到玉竹今年30多岁,刚刚带着强烈的性欲进入狼虎之年。他猜想她不可能永远是郭明的遗孀。所以他的第二个计划是激起玉竹的欲望。只要他能赢得玉珠的心,他就能完全控制玩具厂。

“我还不够大,我身边还有一个女人。一个男人怎么会想要我呢?”

“嫂子,你保养得很好。当你和佩丝走在一起时,别人会认为你是两个姐妹,甚至我对你也有好感。”

“这是郭明的灵堂,”朱钰生气地对广智说。“他刚刚去世,还没有通过前七名。你怎么能告诉我这些事情?”

“嫂子,你得面对现实。郭明死了。你应该为未来做计划。我真的很想照顾你和佩思我.”

广智说完后,他一只手拉起玉珠,在玉珠的唇上印了一个嘴巴。玉珠当时不知所措。自从郭明死后,她一直极度悲伤,从未想过性。然而,迟光的吻激起了她的性欲,这种欲望被压抑了许多天。她回忆起郭明去世前的早晨在家做爱是多么甜蜜。然而,当她想到郭明时,她立刻推开了迟光。

“我们不能这样做。现在郭明的身体仍然很冷,我不能对他做任何错事。”玉珠淡淡地说道。

“如果郭明的骨头是冷的,你会接受我吗?”

“我……”玉柱没想到广智会这样问。她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广智对玉珠的回答不满意。他把玉珠拿到灵堂后的太平间。床上躺着郭明的尸体。冰冻的空调让玉珠不寒而栗。

“你看!郭明还活着吗?他早就被冷空气和雪冻住了。”广智牵着玉珠的手,对郭明的身体说:“如果你不相信我,你可以用自己的手去摸。”

当玉竹的手要碰到尸体时,她不敢再伸出手来。她面前的尸体是郭明,他和她做了十多年的夫妻。在他们多年的性生活中,玉珠层接触了郭明身体的每一个部位,但现在出于某种原因她不敢接触郭明的身体。一只手举在半空中。

“你为什么不碰它?”智光问,“你怕什么?他不是你丈夫吗?还是你已经想忘记他了?”

一连串的问题,玉珠也不知道如何回答,她的眼泪又涌出来,她双手蒙住,转身跑出停尸房。但是广智也追了出去。他把玉珠拉到灵堂后面。他扶着玉珠,又在她的嘴唇上印了一张嘴巴。

朱钰的心陷入了混乱。她睁开眼睛,看着广智。后来,她的眼睛转向了玻璃制成的停尸房。她一看到郭明的尸体,就把广智推开了。

“我.我不能这么做.不可能在这里。当我看到郭明的尸体时,我.我好害怕!”“我担心明朝的精神会责备我,”朱钰说。

“嫂子.不,我应该叫你玉珠。郭明死了。如果他爱你,他会认为你将来会有一个好家。他不会责怪你的。郭明和我是好朋友。我非常了解他。如果他知道我和你在一起,他会很开心的。你相信我!”

“你说的是真的吗?但是我们在这里,我感觉郭明在看着我们,好像他就在附近。我真的很害怕。”

“别担心,事实上,我带你来是为了在郭明的尸体前和你做爱。首先,让郭明知道你已经找到了一个好家,然后他就可以安全地离开了。第二,我希望你突破郭明的心理障碍。只有这样,你才能忘记郭明。”

“你没骗我吗?”玉柱半信半疑地问:“我能忘记郭明吗?”

广智没有回答她。他伸出手去解开玉珠的丧服带。他脱下披在她身上的亚麻纱,继续解开玉珠胸前白衬衫的纽扣。衬衫滑落下来,她的手断裂了,露出了胸围里面的肤色。玉珠的衬衫被脱下后,广智再次伸出手来脱下她的白色运动裤,那是用橡皮筋做的裤子。广智只需要拉下裤子,然后脱下运动裤。这时,玉珠只有一套胸围和内衣。

广智没有立即开始帮助玉竹清除剩余的障碍。他想慢慢欣赏玉竹半裸的身体。玉珠的胸部非常大。至于她的下半身,虽然她仍然穿着内裤,广智可以肯定她有大量的阴毛,因为他可以看到有很多阴毛从内裤和腰带上突出来。

“我只能在这里帮你,”广智看着玉柱说。“剩下的需要你自己拿走。为了你的未来,你必须在郭明的面前脱下你的衬衫。你必须鼓起勇气,排除心中的障碍。”

朱钰看了看郭明的身体,慢慢地把手移到背后,解开胸扣,然后立刻弹出一对大奶,又大又白,两个乳头大如拇指和食指的圆圈,颜色为深棕色。玉珠漫不经心地撇开胸围,闭上眼睛,伸手去抓她裤衩的底部。深吸一口气后,她残忍地脱掉了内裤。她有如此多的阴毛,以至于很多草覆盖了她沸腾的地方。

自从郭明在郭明失去童贞后,玉珠就一直忠于她。她的身体从来没有被别人看过。现在她一丝不挂地站在广智面前。她为郭明感到非常羞愧和难过。她感到非常遗憾,希望立即穿上衣服。但是广智没有让玉竹有任何后悔的时候。他用一只手把玉珠拉到面前,用一只嘴亲吻她的乳房,不时地吮吸他嘴里的深棕色乳头。

“啊……”玉珠开始融化:“不要.啊.鲁先生……”

“叫我广智!”

池光在亲吻朱钰的时候开始脱裤子。当他拉开内裤时,一根6或7英寸长的肉棒从一堆玉珠上弹了出来。

玉珠低下头,看到广智的肉棒吓了一跳。她以前只见过郭明的肉棒,但郭明的肉棒只有4英寸长。她从来没有想到过像广智那样大的肉棒,并且被广智的尺寸惊呆了。

智光吻了一下,摸了摸玉珠。玉珠很舒服。最重要的是迟光的左手。这只手刚刚碰到她下半身沸腾的地方。智光的手指也不时轻轻地伸入她的小洞。她觉得有很多脏水从她的小洞流出,脏水顺着她的大腿流到地上。她感到浑身无力。如果没有广智的拥抱,她早就倒在地上了。

广智把玉珠推到停尸房的玻璃墙上。玉珠的背面紧贴在玻璃墙上。他的背感到极度寒冷和刺骨,但是他的身体被遍布全身的炽热的广智所挤压。他觉得很奇怪,因为他又冷又热。这时广智抬起一只玉珠脚。他的肉棒正好贴在玉珠的小孔上。他尽力把它推上去。然后肉棒被完全插入小孔。

“哦……”由于郭明的肉棒比广智的短,玉竹从未感到如此饱。她不得不大叫:“不.不要这么坚强.减速.哦.在这里……”

广智的肉棒让玉竹想死。一对肉虫在大厅后面互相拥抱。玉竹的一对大奶被广智推上推下。郭明以前从未给玉珠带来过如此激动人心的享受。玉珠忍不住张开嘴尖叫起来。当她习惯了广智庞大的体型时,她希望广智能严厉地对待她。

“要更有活力!”玉竹现在成了一个真正的妓女:“插入一些.更快的.哦."

为了取悦玉珠,广智完全按照玉珠说的做了,并尽最大努力将玉珠的小孔抽插进去。

“啊.不要停下来……”玉竹全身抽搐了一下。她终于在广智的怀里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强烈高潮。广智也受到她小洞穴中产生的强大吸力的影响。一股炽热的白汁从肉棒中喷出,填满了小玉珠洞。

“广智,”玉竹依偎在广智的胸前说,“我和佩思会依靠你。”

“别担心,我会照顾好你的。我会把佩思当成自己的女儿。”广智对玉竹说了些甜言蜜语,祝贺自己第二步计划的成功。

穿上丧服后,玉珠回头看着郭明的尸体,心里默默地向郭明祈祷:“别担心!我找到了一个好家。贝丝和我将来会过得很好。安息吧!”

第二章孝女的失落

郭明的葬礼终于尘埃落定。由于他没有立遗嘱,也没有其他亲属,他的遗产由玉柱和佩思平分。至于玩具厂80%的股份,两人各得40%,但俞培思还未成年,所以裴思40%的股份暂时由俞竹管理,直到裴思21岁。然而,玉柱对工厂一无所知,所以他把工厂交给了广智,最终他100%的时间控制了整个工厂。

至于广智和玉柱的关系,玉柱不想张扬。她每天假期都去工厂检查生意,但实际上她是在和广智鬼混。然而,纸不能包含火。工厂里的人逐渐发现了他们的关系,广智只是提议搬到她家。玉竹起初担心佩思会不高兴,但她深深地认为她和广智不可能永远秘密地在一起,所以她同意了广智,但前提是广智和她正式结婚。

广智不愿意,但为了讨好玉柱和控制工厂,他不得不正式嫁给玉柱。

他们结婚后再也不用在工厂里作弊了。这两个人可以体面地待在家里。除了在卧室里打架,他们还把沙发、餐桌、浴室、厨房甚至客厅的阳台当成战场。更令人愤慨的是,一旦他们想做爱,他们就会立即发动一场战争,而不管贝丝是否会看到。

佩丝不想被冤枉,所以她通常一到家就藏在卧室里。但是有一天晚上,佩思在卧室工作时听到了砰砰的声音。她打开门,看见一对裸体男女。这两个男人和女人分别是玉珠和广智。

“阿女,”玉柱恬不知耻地对珀斯说,“你父亲说他从未在你的卧室里和我发生过性关系。我想让你把卧室借给我们一晚上。”她无视佩思的意愿,和广智去了佩思的床。

“她不是我的父亲,”珀斯愤怒地指着广智说。“我只有一个父亲。他的名字是倪郭明!”

“你想叫我什么就叫我什么,”广智说。“如果你不想让我成为你的父亲,你可以叫我叔叔。简而言之,我是你母亲的丈夫。我们决定今晚在这里做爱。如果你想看,你可以静静地坐着,然后马上出去。”

“你.你……”贝丝认为他们太无耻了,愤怒地跑到街上。

她一口气跑到街上的公园。她从裤兜里拿出银包,把她父亲的肖像放在里面。当她在这张照片中看到郭明慈祥的笑容时,泪水立刻从她的眼中流出。

“爸爸……”贝丝看着郭明的画像哭了:“你以前对妈妈很好,但是她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。你死后仅仅几个月,她就跟踪了第二个男人。她真是一个风流成性的人。别担心,爸爸,我会帮你的!”

拿出来。想到这一点,佩丝立刻擦干了眼泪。她想了又想。因为她母亲对她父亲不忠,所以最好的报复是要求她的奸夫对她不忠。但是我们怎么能去广智和其他女人做爱呢?佩丝绞尽脑汁,终于认为广智对她母亲也很好。如果她想让他改变主意,除非一个女人主动向他投怀送抱,她会在哪里找到这个女人?就在这时,她突然灵光一闪。她想到了一个非常大胆的主意。她想自己引诱光线。

虽然这是一个可行的方法,但佩思觉得很犹豫,因为她不得不牺牲一件无价之宝来为父亲松一口气。这无价之宝是她的处女膜!佩丝一直非常重视她的第一个晚上。自从长大后,她意识到什么是处女,她梦想着将来结婚,并在新婚之夜给了未来的丈夫她珍贵的第一个夜晚。但是当她低头看到她父亲的肖像时,她下定决心用自己的双手打破这个梦。

方法是考虑一下,但是怎么考虑呢?贝丝边走边想。当她回家时,广智和玉珠之间的战争已经结束了。他们在佩思的床上睡着了。佩思不得不在玉竹的卧室里过夜。佩丝打开玉珠的裙子框架,想换成一件睡裙,但是框架里所有的睡裙都很性感而且暴露。她不敢穿上它们,所以她不得不穿着衣服睡觉。

但是佩思睡不着。她整晚都在想勾引广智的方法。她瞥了一眼她母亲的衣柜。她想既然广智喜欢看玉竹穿这些性感的睡袍,她想她也可以买一套这样的睡袍,然后在玉竹不在家的时候去勾引广智。但是这种长袍的价格也不便宜。作为一名学生,她怎么会有多余的钱去买呢?

经过深思熟虑,她终于意识到,即使是最珍贵的第一夜也可以被牺牲掉,剩下的就更不重要了。所以第二天一早,我找到一把锤子砸碎她的猪,买了一件比玉珠衣柜里的那件更性感的长袍。

长袍准备好了。佩丝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机会。

她等了几个月,终于到了时候。玉竹安排了一群女士去旅行,持续了十多天。那么她和广智将是家里唯一剩下的人了。玉珠离开的那天晚上,珀斯一大早就回到了她的卧室,换上了性感的睡衣。由于袍子太暴露了,贝丝买时不敢试穿。这是她第一次穿上长袍。当她看着镜子时,她被自己吓了一跳。

睡衣设计有细肩带和低胸。睡衣的上部布满了穿孔的花朵。这些花大得足以让拇指穿过。珀斯的两个小乳头完全暴露在外。至于长袍的下半部分,它是由极其透明的纱布制成的。虽然长袍上还配有一条同样材质的内裤,但这两层薄如蝉翼的轻纱却没有遮盖身体的效果。佩丝不仅能从镜子里看到长袍和内裤里稀疏的阴毛,还能看到她脚边的一条裂缝。

佩思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她越看自己,越感到害怕。她真的不敢穿这件睡衣去看广智。她想放弃勾引广智的计划。然而,当她打开衣柜寻找普通衬衫和裤子的替代品时,突然一个相框从衣柜里掉了出来。这个相框差点撞到佩思,相框里的照片实际上是郭明的肖像。

“爸爸……”珀斯认为这是她怯懦的明显原因。她看着郭明的画像,喊道:“别担心,我是你的孝顺女儿,我会帮你的。”

这时,卧室外面响起了铁闸的声音。贝丝知道是广智下班回来了。她按照计划打开了一罐啤酒。她喝了几杯啤酒,然后在身上抹了些啤酒,让自己喝醉。她把剩下的啤酒从窗户倒到街上,然后把空罐子放好。她又看了看郭明的画像,深深地松了一口气,然后打开睡觉的门,跌跌撞撞地走出客厅,最后倒在沙发上。

“哦.叔叔,你.已经回来了……”贝丝假装喝醉了,说:“我.只是喝酒.在同学的生日聚会上喝点啤酒。现在我有一个好的.头疼得厉害。你有头痛药吗?”

“傻丫头!喝酒后不能吃药,会中毒的!”广智一看到佩思穿着暴露的睡袍,立刻被她吸引住了。他心里也想和这个贱女人玩,于是他恶狠狠地说:“我为什么不给你按摩?”

当佩思看到广智用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看着她时,她的脸立刻就红了,但是她知道广智已经被抓住了,所以她不能退缩。她轻轻地向广智点点头,说她想让广智给她按摩。

广智伸出手指,按在珀斯的太阳穴上,一边按摩一边问:“你觉得舒服吗?”

珀斯不敢回答他,但轻轻点了点头。

“在这里按摩不方便,”当广智看到佩思完全不知情时,他大胆地说。“为什么我不带你进房间给你按摩呢?”

虽然佩思心里很害怕,但她并不反对,只是为了向父亲发泄她的愤怒。她让广智把她抱到玉竹的床上。广智让佩思坐在床上。他爬到床上,伸手在佩思身后揉揉她的太阳穴,但广智按不了几下,慢慢地把手移到佩思的肩膀上按摩。

“这样舒服吗?”迟光测试了佩思的反应,说:“我不妨帮你松开肩膀上的带子。这会更舒服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广智看到她没有反对,他立即向外拉了拉佩思肩膀上的带子。带子沿着她的胳膊滑了下来,但是长袍没有因此掉下来。原来佩思的乳头僵硬突出,因为她太紧张了。两个乳头从睡袍的花朵中伸出,将睡袍挂在胸前。

虽然广智是床上专家,但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情况。他真的很想马上放下睡衣,但是他担心这样做太露骨,会吵醒佩思。当时,他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至于珀斯,她没想到睡袍会挂在她的乳头旁边。她也很想脱下长袍。所以她把自己伪装成抓东西的样子,伸手在胸前抓了几下。袍子终于掉了下来。这时,广智想立刻伸手去摸佩思的胸部,但他不想匆忙和拖延,所以他强迫自己继续按摩佩思,但他利用佩思的冷漠把佩思的手从长袍的吊带里拿出来。

佩思现在很害羞,但是为了代表她父亲发泄她的愤怒,她不得不乖乖地坐在床上,让广智钓鱼。此外,她只能闭上眼睛,等待广智采取进一步行动。

池光看见裴思闭上眼睛。他以为佩思喝醉了,睡着了,但他不确定。他轻轻地给佩思打了两次电话,但佩思没有回应。他大胆地举起佩思,放下她,让她躺在床上。他的手刻在佩思的胸前。几个月前,广智在郭明葬礼上摸过这两组肉,但现在是裴思的发育期。在短短的几个月里,她的乳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从两个柠檬变成了两个橘子。广智估计她的胸围至少有33英寸。对于一个18岁的女孩来说,她已经是一个小恶霸了。

起初,广智只敢轻轻抚摸佩思的乳房。然而,当他看到佩思没有任何动作时,他开始使劲地揉她的乳房,把她的乳房当成两块面粉,揉啊揉,好像要从她的乳房里挤出新鲜的牛奶。然而,这是不可能的,因为佩西是一个非人的处女。即使广智扭动着她的乳房,也不可能挤出半滴牛奶,所以他放弃了。他把目标转移到佩思的下身。他掀起佩丝睡裙的下半部分,用滚圆的猪米卷卷起薄薄的透明内裤。

池光像验尸官一样从头到脚检查了佩思。虽然佩思很年轻,但她从玉竹那里继承了一个好形象。然而,没有100%的继承。虽然母女俩也有一对大奶,但她们的乳头完全不同。佩思的乳头细如小指,呈粉红色,与玉珠的又大又黑的乳头大相径庭。

母女之间最大的区别是她们的阴毛。玉珠有很厚的阴毛,乱草堆的覆盖面积太大,一只手无法覆盖。然而,佩思的下半身只有一串整齐有序的阴毛,可以用一根手指完全覆盖。在阴毛下面是由两片厚肉组成的裂缝。虽然这个缝隙没有被阴毛遮住,但它是封闭的,缝隙里的景色根本看不见。广智只用手指打开这个神秘的裂缝。

厚肉中的嫩肉非常细腻,像乳头一样呈粉红色。当广智想把手指伸得更远时,佩思突然转身趴在床上。广智立即收回了手。

原来,佩思非常惭愧。她不想让广智继续研究她神秘的裂缝。她假装睡着了,翻了个身,把她的三个重要部位埋在了床上。此外,她还想借此机会把她忍受了很长时间的眼泪印在纸上。

然而,这样做,广智有时间脱下他的衬衫和裤子。当他脱下衬衫时,他没有忘记看着佩思。他找到了佩西的第四个重要部分,那就是她大腿缝里的菊花状屁眼。广智脱下衬衫和裤子,伸出手指去摸这朵雏菊。他摸了一会儿,手指顺着她的大腿缝,终于回到了她的缝隙。他分开佩思的脚,再次打开她的裂缝。他一看到粉红色的嫩肉,他的肉棒立刻变硬了。

他一直善良而焦虑,不管他是否会叫醒佩思,抓住她的脚,把她的屁股拉到床上,然后一只手握着肉棍,另一只手握着她的屁股,挥舞着肉棍一寸一寸地攻击她的裂缝。

佩丝觉得自己好像被撕裂了。她想痛得张开嘴大叫,但她知道她打电话时会被抓住。她不得不咬紧牙关忍受。

广智不得不努力把肉棒完全插入。佩思的裂缝很窄。当他往下看时,他看到一道血痕从裂缝中流出。血顺着佩思的腿流了下来。广智非常高兴。这是他第一次为了一个处女而破碎自己的身体。每次他插肉的时候,狭窄的裂缝都让他的肉很舒服。

因为佩思心里只想给父亲一口气,根本没有欲望,广智事先也没有认真碰她,所以她的缝隙里连一滴露水都没有。此外,她是一个非人的处女,广智的肉棒让她痛苦不堪。最后,她受不了裂缝传来的疼痛,昏了过去。

然而,广智没有注意到佩思头晕,因为他一直认为佩思喝醉了,所以他没有因此而停下来。他直到注射了几百次后才受到冷休克,一泡精液被喷射出来充满了佩思的子宫。

迟光在佩思的背上休息了一会儿,然后躺回床上。他还把佩思拉到自己身边,让她好好躺在床上。他点了一支烟,享受着他刚刚在吸烟时享受到的童话般的快乐。他看着身边赤裸的佩思,不自觉地想到了玉竹。

与她母亲相比,珀斯就像一个高级妓女和庙街上的一只老鸡一样不同。虽然玉珠的身体仍然很好,但她仍然是一个30多岁的女人。她的皮肤开始失去弹性,变得粗糙。此外,她曾经生过孩子,那个小山洞有点松动。然而,佩思很年轻。18岁时,她有着柔软光滑的皮肤。至于她的缝隙,更窄的是她几乎拿不到一根普通大小的肉棒。第一次世界大战后,广智非常想欺骗佩西,以至于他有很多选择来释放自己的欲望,所以他在吸烟的时候想了一个谎言。

广智嘴里和鼻子里的烟慢慢飘向佩思。她立即被难闻的烟味惊醒。当她看到自己一丝不挂地躺在广智身边时,她立刻想拉一条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。但是她刚一开始,一种灼痛就从她的裂缝里冒出来了。她忍不住喊了一声“啊”。

“佩思……”广智讲述了刚才发生的一个大故事:“这是我的错。我真的不应该利用你的酗酒来陷害你.但我无法控制自己,因为我一直喜欢你,你不要怪我!”

“你……”佩思没想到广智会这么说,但她原本的计划是要带走广智很长一段时间,让他永远对玉竹不忠。既然广智这么说了,她就落入了佩思的计划,所以她决定:“你说谎!如果你喜欢我,为什么又和我妈妈结婚?”

“我不想去,但你母亲向我投怀送抱。”

“我不相信!我母亲怎么能这样做呢?”

“你还年轻,不了解你母亲的困境。她已经三十出头了。每个女人在这个年龄都有强烈的性欲,但你父亲在这个时候去世了,所以你母亲一直缠着我。事实上,她也很穷。不要责怪她。”

“你.你没有骗我吧?”珀斯假装半信半疑地问道。

“你不相信我吗?老实说,我确实非常喜欢你,但是我比你大20多岁。我害怕你不会接受我,所以我一直害怕向你表达我的爱。事实上,当我和你母亲结婚时,我都想和你在一起,照顾你。”

“你真的爱我吗?”佩丝假装被骗,依偎在广智的胸前说:“那我们怎么算,你.你放了我.这样,你必须负责任!”

“傻丫头!我不会骗你的。几年后,当你的大女儿可以自由结婚时,我会和你母亲离婚,然后和你结婚。相信我,但我暂时会冤枉你。我们只能一起偷偷摸摸!”

“我已经是你的人了,你想怎么样都得靠你!但你说的话必须算数。”佩丝心里有一种胜利的感觉。广智已经被抓住了,从那以后他将对玉柱不忠。

至于广智,他心里很高兴。他没想到在杀死郭明后,他不仅完全控制了玩具厂,还骗玉柱开始生产。现在连郭明的宝贝女儿都可以控制在他手里了。他一想到这里,就想再和这个新猎物玩一次。他一只手抱着佩思,另一只手印着她的嘴唇。

虽然佩丝讨厌广智的吻,但她只能忍着,让广智的舌头伸进她的嘴里。

池光没想到裴思会这么配合。他认为自己已经完全控制了佩思,所以他用双手抚摸着佩思赤裸的身体。他的嘴开始慢慢地从佩思的嘴里吻下来,直到佩思的乳头。他用双手托住佩思的左胸。然后技巧把乳头含在嘴里,用舌头移动小手指大小的乳头。

虽然佩西不愿意,但广智的舌头让她有了反应,她的乳头慢慢隆起。池光把火力集中在佩思的左胸上,完全无视她的右胸。她的右胸感觉很空。她很自然地伸出手去触摸这个被遗忘的右胸。然而,当她的手碰到她的右胸时,广智立刻把她的手拉开了。她试了几次,每次都被广智拉走。广智后来紧紧地握住她的手,不允许她触摸自己的右胸。

“叔叔!“请不要乱动我的左胸,”贝丝终于忍不住娇声说道,“尽管我的右胸需要你的抚摸!”

广智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佩思的请求。他仍然一口一口地啜着佩思的左胸,对她的右胸视而不见,仿佛它是透明的。

“请摸摸我的右胸。那里真的很难。”佩思又问了问广智。

这一次,广智听了她的话,真的伸手去摸她的右胸,但广智照她说的做了。他只摸了摸她的右胸,然后又把手放回她的左胸。这种接触让珀斯有了很大的反应。起初她觉得很舒服,但这种舒服的感觉很快就消失了。剩下的是一种更加空虚的感觉。这种情况就像在大热天有人扇你。你会立刻感到凉爽,但是当天气变冷时,它会变得更热。

“我……”贝丝喊道:“我真的很努力,请再摸摸我的右胸!我向你保证你想要我做什么。我求你再摸摸我的右胸。”

“你怎么能保证一切?”

“我可以发誓,只要你再碰它几次,我会为你做任何事。”

“好!你可以帮我拿着。”他一说完话,智光就跪在了裴思面前。他那仍然柔软的棉签在佩思的嘴前不到一英寸的地方摇晃着。

虽然佩思刚才还是个处女,她可以说她对男人一无所知,但她以前也见过一些小男孩在街上撒尿。她知道她嘴前的肉棒是男人撒尿的地方。她想,如果她把肉棒放进嘴里,那岂不是一根浸在尿里的饮水管?我喝的不是广智的尿?因此,总是有一个与世隔绝的人不知道在那个时候该做什么。

然而,珀斯右胸的空虚很快战胜了她对清洁的热爱。她张开樱桃小嘴,把广智的肉棒放进嘴里。她觉得肉棒有咸味,还闻到了一股鱼腥味。她感到恶心,想马上吐出来。

但是佩思把广智的肉棒放进了她的嘴里。广智信守诺言,同时用双手托起她的乳房。原本空空如也的右乳房立刻感到舒服,但她害怕广智会放过几次后,所以她不敢吐出广智的肉棒。

虽然佩西从来没有装过肉棒,喝的时候也没有技巧,但是广智一大早就已经很兴奋了。他的肉棒一被佩思控制住,他立刻变得强大起来。他害怕被佩思控制住,所以他不敢再让佩思控制住他的肉棍。他拿出肉棒,躺在佩思身上。他一边亲吻她,一边继续用手托住她的乳房。她开始向下亲吻她的前额,穿过她的脸、胸部、肚脐.亲吻她脚间的两片厚肉。

虽然不久前他才和佩思发生性关系,佩思的厚肉上沾有精液和从缝隙中流出来的红点,但广智伸出舌头把果汁舔进嘴里,把所有的果汁都吞进了肚子。智光的舌头让佩思感觉很酸很软。她不得不尽可能地张开双脚,以满足智光的舌头。她被池光舔了几下后,开始有脏水流出。大量脏水从封闭的厚肉中流出,一直流到床单上。

“叔叔……”贝丝呻吟道:“你的舌头舔得我好痛。似乎有一群蚂蚁在爬来爬去。请帮我止痒!”

“佩思,你不用这么着急,”广智一边舔着她那两片厚厚的肉一边说道。“你刚才还是处女。如果我马上帮你止痒,你会觉得很痛。当你流更多的脏水,我会喂你。”

“啊.来吧。i.我不能再等了!”

迟光无法估计裴思的年轻年龄。她是天生的妓女。他想试试佩思的淫荡,所以他没有立即缓解佩思的瘙痒,甚至减缓了她的舌头舔舔和啜饮。

“你.你为什么停下来?”佩丝呻吟着,同时摆动她的身体在床单上研磨。

这时,佩思的脏水已经浸湿了床单。广智认为时机已经成熟,所以他靠在佩思的身上。他的肉棒正好抵住佩思的两块厚肉。他把肉棒推进裂缝。

“啊.好痛……”尽管佩思第二次做爱,她仍然感到非常痛苦。

“请忍耐一下,不会很快再疼了。”

“哦.慢下来!”佩丝恳求道,“你已经把我处死了。”

广智没有理会佩思的要求。他的肉棒仍然一根接一根地插在佩思的缝隙里。他觉得佩思的缝隙很窄。每次插入都让他的肉棒非常舒服。再加上佩思这次是醒着的。每一声呻吟和恳求都让广智更加激动。

“没有.不要停下来!”佩丝觉得裂缝的疼痛消失了,换来的是一种死亡的感觉,这是她以前从未尝试过的。每当广智把肉棒插得更深时,她都感到特别放心。她无耻地说,“用力点.推得更深……”

“傻女人,现在你相信我没有骗你了!你舒服吗?”

“好.太舒服了……”贝丝现在已经把所有的矜持、羞耻和道德抛在脑后,张开喉咙尖叫起来。

突然,她感到全身抽搐,所有的肌肉都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,她的高潮来了。虽然佩思进入了高潮,但广智在一个晚上第二次做爱,所以肉棒麻木了。他仍然可以继续泵和插入与龙精和虎猛肉棒。

佩思的高潮持续了很长时间。她醉得只能张开嘴呻吟。她直到高潮后才感到疼痛。她想叫广智停下来,但是一种新的瘙痒再次袭击了她的缝隙。这次池光打了半个多小时。他没有停下来,因为佩思达到了高潮。相反,他继续玩。他想挑起佩思的龌龊根源,让佩思对他死心塌地。

“我.我死了!”佩思的第二次高潮即将到来。对于首次成为人道主义者的佩西来说,一连有太多的高潮。她性感的声音变得有点不连贯:“你.停止.不.继续,不要.美得要死!”

佩思的全身再次抖动着,一股强大的吸力也在缝隙中产生,仿佛要吸入广智的肉棒。

“哦……”广智终于受不了佩思缝隙里的强大吸力。他打了一个冷颤,又吐出了浓稠的精液。

这两个人终于停下来了。他们太累了,以至于拥抱着睡着了。

第一章春满堂

晨曦初现,在一个高级私人住宅小区里,一个单元的主人房间里传出一阵阵的呻吟声。原来房间里的睡床里有一对肉虫。躺在床上的男人大约40岁。他的名字叫倪郭明。他是一家玩具厂的大股东。床上的女人是冯玉柱,郭明的妻子。两对夫妇的年龄相差很大。玉竹才三十出头。

十多年前,玉柱和郭明在同一个玩具厂工作。当时,郭明非常英俊,在工厂女工眼中是白马王子。许多女工自愿为他献出了生命,玉竹就是其中之一。然而,当时的社会相对保守。大多数人缺乏性知识。玉竹经常和郭明睡觉。她不知道如何避孕。最后,珍珠胎儿变黑了。

朱钰的父母强迫郭明娶她。郭明不得不嫁给朱钰。婚后不久,朱钰生了一个女人。成为父亲后,郭明变得放松,专注于赚钱。几年后,他存了一笔钱,和朋友们一起建立了一个玩具工厂。至于朱钰,婚后她留在家里做家庭主妇,全心全意地照顾丈夫和女儿,一有空就和一群富婆去健身中心。因此,尽管她已经30多岁了,但她仍然保持着良好的身材,胸前的一对35英寸长的牛奶没有显示出倒下的迹象。至于她的腰部和大腿,她甚至没有多余的脂肪。

由于玉珠的形状很好,郭明懒得沾花惹草。他对玉珠带来的性享受非常满意。这一天,郭明一醒来就和玉珠做爱,花了他半个多小时。尽管郭明汗流浃背,但他得到了一种美味的享受。

云雨过后,郭明带着玉珠休息了一会儿。床头的声音响起。郭明正要去上班。他不情愿地放开玉珠,走进浴室去梳洗。换上西装后,玉珠又睡着了。郭明走到床边,轻轻地吻了一下玉珠,然后重新做了一遍。谁不知道天空中有意想不到的事件?这个吻是郭明对玉珠的最后一吻。一个小时后,电话铃声惊醒了玉珠,玉珠做了一个好梦。电话里传来的消息连玉珠都惊呆了。

原来郭明是被一辆上班路上闯红灯的私家车撞倒的。事故发生后,私家车无视了它。然而,郭明在被送进医院后失去了理智。警方从郭明的笔记本上找到了他家的电话号码,并打电话给朱钰确认尸体身份。

当朱钰去医院时,看到郭明的尸体,她哭得死去活来。她哭着告诉警察抓住杀害这个国家的司机,让他过上充实的生活。然而,警方无法帮助她抓住凶手。虽然事故发生时看到了私家车的牌照,但调查发现,就在事故发生前,私家车被报告失踪。尽管几天后警方找到了那辆丢失的汽车,但那辆丢失的汽车已经被烧成了一堆铁,所有的证据都被偷车贼烧掉了,所以无法追查。

俗话说,人不能起死回生,玉珠只需收拾心情,为郭明办丧事。由于郭明在香港没有亲戚,所以葬礼的第一天晚上灵堂非常冷清。午夜时分,大厅里只有一个人,除了玉珠和她的女儿倪佩思。他的名字叫鲁治光。他是玩具厂的另一个股东。除了玉珠和文外,他是郭明在香港最亲的人。

玉柱和女娲在灵堂里烧金银衣服和纸的时候哭了。已经是午夜了。广智敦促他们回家休息。然而,玉珠坚持为她死去的丈夫守夜。然而,她也认为佩思太年轻,不能守夜,所以她要求广智送佩思回家。

当广智开车送佩思回家时,佩思可能哭得太累了,迷迷糊糊地睡着了。广智只把一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。他用另一只手绕过佩思的背,把她抱在屋里。他们一路走着,广智的手慢慢移到佩思的胸前。

佩斯今年只有18岁。她胸前新长出的一对乳房只有柠檬那么薄。广智的手轻轻地托住她的乳房。他觉得佩丝穿着丧服没有胸围。广智偷偷地捏了捏她的乳房,但是佩思仍然半睡半醒,没有任何反应。广智感觉更大胆了。他很快找到了乳头的位置。他用手指轻轻地捏了捏佩思的乳头。发育中的乳头特别敏感。广智很快地用力捏了她一下,在白色的丧服上明显地突出了两点。

池光帮助裴思在房间里睡觉。佩思一躺在床上就睡着了。池光想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,好好摸摸裴思。他甚至想解开佩思的衬衫扣子,看看她新长出的乳房,看看她的脚末端是否开始长出长发。然而,他没有这样做,因为他不想为了一时的欲望而破坏他的计划。

原广智-郭明合资玩具厂,广智只占20%的股份,其余80%归郭明所有,所以尽管广智是股东,工厂的大大小小的事务都由郭明处理。他原本想和郭明分手,开另一家玩具厂,但他没有足够的资金,所以他不得不继续做一个幻影板。然而,广智不相信我受郭明的控制,所以他想出了一个计划,把玩具厂当成自己的,计划的第一步是杀死郭明。

广智偷了那天杀死郭明的车。他就是那个开车时杀了郭明的人,也是那个后来放火烧车的人!由于广智销毁了所有证据,警方也没有怀疑他,他的第一步计划非常成功,他现在需要做的是计划的第二步。

迟光把佩思送回了家,并立即回到了殡仪馆。灵堂里只有朱钰一个人。她只是看着郭明的画像,想着和郭明在一起时甜蜜的过去。因为她想得太多,她不知道池光已经回到了灵堂。她没有

“郭明死了,”广智安慰玉竹。“你不应该太难过。你应该照顾好自己。佩西需要你的照顾。”

"贝丝回家时睡觉了吗?"玉珠关切地问道。自从郭明死后,佩思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爱的人,所以她更爱佩思。

“别担心,她可能会哭得太累,一到家就睡着了。”

“我厌倦了你。没有你的帮助,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这个葬礼。”

“郭明是我多年的朋友,我当然会帮忙,嫂子,我想你也累了,为什么不睡在长椅上呢!”

“我怎么能睡得着?我已经和郭明结婚十多年了,现在我闭上眼睛,就好像看见了郭明。他死得很惨。我真的希望他能给我一个梦,告诉我是谁开车杀了他。”

“嫂子……”广智被玉柱的话震惊了。然而,如果他相信鬼神,他就不敢杀死郭明。因此,他很快恢复了镇静。他打开话题说:“你应该停止思考过去和过去。你应该为未来做打算。”

“未来!我也不敢去想。郭明出生时,我从未问过工厂的情况。现在我必须接管工厂,但我不知道如何处理。工厂未来将依靠你。”

“你放心吧,我在工厂里也有一席之地。我一定会把工厂搞好的。”广智把话题带回了明初:“郭明以前对你很好。他现在死了。我真的很担心你。”

“鲁先生……”

“别这么客气,嫂子,”打断了朱的话。"我非常了解郭明,你可以叫我广智。"他一说完,就握着玉珠的手,表示安慰。

“池.迟光,郭明就这样神秘地死去了,留下了我和贝丝,两个孤儿和寡妇。你希望我将来如何生活?”

“嫂子,其实你还年轻。你可以忘记郭明,找个男人再婚。你不会担心将来没有好的生活。”

广智这样说是有目的的,因为郭明死后,工厂80%的股份落入了玉柱手中。他看到玉竹今年30多岁,刚刚带着强烈的性欲进入狼虎之年。他猜想她不可能永远是郭明的遗孀。所以他的第二个计划是激起玉竹的欲望。只要他能赢得玉珠的心,他就能完全控制玩具厂。

“我还不够大,我身边还有一个女人。一个男人怎么会想要我呢?”

“嫂子,你保养得很好。当你和佩丝走在一起时,别人会认为你是两个姐妹,甚至我对你也有好感。”

“这是郭明的灵堂,”朱钰生气地对广智说。“他刚刚去世,还没有通过前七名。你怎么能告诉我这些事情?”

“嫂子,你得面对现实。郭明死了。你应该为未来做计划。我真的很想照顾你和佩思我.”

广智说完后,他一只手拉起玉珠,在玉珠的唇上印了一个嘴巴。玉珠害怕得不知所措。自从郭明死后,她一直极度悲伤,从未想过性。然而,迟光的吻激起了她的性欲,这种欲望被压抑了许多天。她回忆起郭明去世前的早晨在家做爱是多么甜蜜。然而,当她想到郭明时,她立刻推开了迟光。

“我们不能这样做。现在郭明的身体仍然很冷,我不能对他做任何错事。”玉珠淡淡地说道。

“如果郭明的骨头是冷的,你会接受我吗?”

“我……”玉柱没想到广智会这样问。她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广智对玉珠的回答不满意。他把玉珠拿到灵堂后的太平间。床上躺着郭明的尸体。冰冻的空调让玉珠不寒而栗。

“你看!郭明还活着吗?他早就被冷空气和雪冻住了。”广智牵着玉珠的手,对郭明的身体说:“如果你不相信我,你可以用自己的手去摸。”

当玉竹的手要碰到尸体时,她不敢再伸出手来。她面前的尸体是郭明,他和她做了十多年的夫妻。在他们多年的性生活中,玉珠层接触了郭明身体的每一个部位,但现在出于某种原因她不敢接触郭明的身体。一只手举在半空中。

“你为什么不碰它?”智光问,“你怕什么?他不是你丈夫吗?还是你已经想忘记他了?”

一连串的问题,玉珠也不知道如何回答,她的眼泪又涌出来,她双手蒙住,转身跑出停尸房。但是广智也追了出去。他把玉珠拉到灵堂后面。他扶着玉珠,又在她的嘴唇上印了一张嘴巴。

朱钰的心陷入了混乱。她睁开眼睛,看着广智。后来,她的眼睛转向了玻璃制成的停尸房。她一看到郭明的尸体,就把广智推开了。

“我.我不能这么做.不可能在这里。当我看到郭明的尸体时,我.我好害怕!”“我担心明朝的精神会责备我,”朱钰说。

“嫂子.不,我应该叫你玉珠。郭明死了。如果他爱你,他会认为你将来会有一个好家。他不会责怪你的。郭明和我是好朋友。我非常了解他。如果他知道我和你在一起,他会很开心的。你相信我!”

“你说的是真的吗?但是我们在这里,我感觉郭明在看着我们,好像他就在附近。我真的很害怕。”

“别担心,事实上,我带你来是为了在郭明的尸体前和你做爱。首先,让郭明知道你已经找到了一个好家,然后他就可以安全地离开了。第二,我希望你突破郭明的心理障碍。只有这样,你才能忘记郭明。”

“你没骗我吗?”玉柱半信半疑地问:“我能忘记郭明吗?”

广智没有回答她。他伸出手去解开玉珠的丧服带。他脱下披在她身上的亚麻纱,继续解开玉珠胸前白衬衫的纽扣。衬衫滑落下来,她的手断裂了,露出了胸围里面的肤色。玉珠的衬衫被脱下后,广智再次伸出手来脱下她的白色运动裤,那是用橡皮筋做的裤子。广智只需要拉下裤子,然后脱下运动裤。这时,玉珠只有一套胸围和内衣。

标签:

评论留言

我要留言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