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边揉胸一边摸下体_妺妺的第一次好紧

白话文 341℃ 0

2013年底的一个午后,我忽然发起高烧,吃药也不见好。

驱车前往华西医院的途中,我不知怎么就犯了困,蹭倒了一个骑电瓶车的小年轻。

我本就昏沉的脑袋,“嗡”的一响,凭着本能下了车。小年轻爬起身,查看了下胳膊上的擦痕,拍落了尘土后,竟然就要走,说是上班迟到要罚钱。

都破皮了,再怎么也要去医院检查下啊,这事我得负责到底。到时请医生给你开个证明,你们老板也不会那么无情吧?”在我的坚持下,小年轻跟着我,不太情愿地来到附近一家医院……

4年前,25岁的我从安徽老家来到成都,在荷花池批发市场给服装批发商当店员。靠着仗义直爽的个性,我做出了不错的业绩。

后来,我在春熙路附近贷款买房,并辞职在家做女装淘宝店。生意是很不错,可每天宅在家里昏天暗地,活生生熬成了大龄剩女。

爸妈急得直跳脚,我安慰他们:爱情这东西,我信缘。

小年轻叫苏晗,小我半岁,四川达州人,在离我家不远的写字楼上班。

苏晗检查时,我迷迷糊糊地昏了过去。醒来时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苏晗守在我的床边,说被我“吓得半死”,一脸憨憨的模样。我挠挠头,不好意思地笑笑。

就这样,因为这桩“撞”出来的缘分,我跟苏晗相互吸引,成为彼此的壁咚对象。

苏晗是个很细心的人。我常常忙得忘了饭点,他总是贴心地送饭来,一周不重样。

偶尔我出门急忘带围巾,遇到风大,他会变戏法般掏出我的围巾——还是跟我当天衣服最搭的那条。

在一起那么久,他总会在不经意间温暖到我。那恰恰是我期待的幸福。

一边揉胸一边摸下体

2015年7月12日,是我的31岁生日。我特意提前闭店,苏晗带我去大排档吃宵夜庆祝。蜡烛还没插上生日蛋糕,突然围上来一群人,逮着苏晗就是一顿暴打。

ldquo;哎哟!别打!哥,别打啊!”苏晗捂着肚子,满地打滚起来。

ldquo;你们是啥子人?要咋子嘛?!”我被吓得不停尖叫,掏出手机就要报警。

打人的头头自称叫张峰,是专门做民间借贷的“社会人”。他不慌不忙地扯开一张欠条,指给我看:“咋子?那小子欠我50多万不还,你说我要咋子?”

我一愣,按下的110迟迟不敢拨出去。

在几个大汉的逼视下,我第一反应是:他们打架斗殴,关不了几天就会被放出来,而苏晗欠那么多钱不还,十有八九是要坐牢的。

ldquo;别打啦!”身材娇小的我,哪拉得开那些壮汉,见苏晗蜷缩在地上疼得直叫唤,情急之下,我喊出一句让我自己都惊讶的话:“他欠你好多钱嘛,我帮他还!”

ldquo;你?”张峰狐疑地看我一眼,“你有钱还吗?”

ldquo;咋没有?你账号好多,我先给你转点。”我头脑一热,为自证财力,还从朋友圈中翻出我买房时晒的房产证照片:“我在一环内有房子,卖个一百多万跟玩儿似的,你说我有没得钱还嘛?”

收到我转来的6万块钱后,张峰一挥手,喊停了战事。

他看了我一眼,翻拍了房产证照片,又从口袋掏出纸笔:“写吧!除去你刚才还的,连本带利还欠47万,一个月内还清。否则,每天加收0.5%利息。”

ldquo;一个月?”要写欠条时,我反倒冷静下来。

我跟苏晗才谈一年多的恋爱,有必要为他背负几十万的债务吗?

一边揉胸一边摸下体

眼角的余光瞥见苏晗颤巍巍地从地上爬起来,抹了抹脸上的鼻血,我的心莫名一疼。苏晗昔日对我的好,又慢慢地浮现在我的脑海——

为了制造情人节的惊喜,他每天下班回家熬夜到凌晨两三点,鼓捣大半个月,最终将一个精致的“爆炸盒子”成功交货;

知道我胃不好,每次出门他都会背个保温杯,只为在我胃疼的时候,随时随地都喝得到热乎乎的红糖姜水;

给客户发快递时,他从不让我动手,称“我别的没有,力气还是有的”,然后大汗淋漓地在仓库里打包,累得人仰马翻……

签就签,反正一把年纪了都,我就认定他了。人都是他的,还在乎钱吗?

一股江湖豪气的作用下,我写下欠条,潇洒地签上我的大名,又从张峰手上要回苏晗的欠条,撕了个粉碎,愤然扔进垃圾桶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我猛然间被担下的巨债吓醒,犹豫了一番,决定先找人借钱。

人生第一回开口借钱。虽然网上经常有各种借钱难的文章,不过我有那么多好朋友,家境也都还行,我想着,每个人借我个两三万,凑够47万还是没问题的。

只是令我没想到的是,除了从安徽老家的几个亲戚那借来9万块钱,另外仅有两个朋友借给我4万块钱。

上个月在老家买房子,把钱用哒。”

昨天才被我二叔借走。”

月初全买了基金,卡上只有几千块钱的生活费。”

还有很多约酒约火锅都秒回的朋友,直接对我的留言选择性失明。甚至,还有人把我拉黑了。

那些天,我的情绪低落到极点。亏我还将那些人当作推心置腹的朋友,谁缺钱差钱我还没一点数吗?

失望的同时,还有一丝不安。当初我担下苏晗的债务,除了情到深处和仗义使然外,也是认定会有朋友帮忙。如今,还款日将至,我哪有不慌的道理?

眼看一个月的期限只剩五六天,却只凑到16万,苏晗却像个没事人似的该吃吃该喝喝,说什么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”。

我想起之前,他已经辞职了两三个月,说是要全力支持我的淘宝事业,可却常常见不到人。

突然间,我有点看不透他。

更何况,他自始至终都在逃避我的追问:为什么借那么多钱?花在了什么地方?

创业?没见他创业。投资?没听他透过风。治病?他家好像也没啥病患。那他借那么多钱做什么?该不会是……黄赌毒?

苏晗,你到底为什么借那么多钱?”不知道这是我第几次问他。

给你讲多少遍了,我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,那钱也没花在别的女人身上,你天天扭到问,烦不烦啊?”苏晗“啪”的将电视遥控器扔在桌子上,一脸不可理喻。

呵呵,你欠别人几十万,现在转移到我头上来,你还不帮忙凑钱,你就是这样对得起我的吗?是不是在你眼里,非得跟别的女人滚床单,才叫对不起我?!”

我怒了。这还是我心心念念要嫁的那个男人吗?不仅毫无愧疚感,更不帮忙凑一分钱,还对我大吼大叫。

你他妈不烦我会死吗?!”

苏晗不耐烦地开了瓶白酒,仰头喝掉大半,甩手进入次卧,还反锁了门。

苏晗,你是不是个男人?”我将门踹得嘭嘭响,房内却没有一点动静。

那一刻,人累,心更累。当晚,我翻来覆去到凌晨两三点,才迷迷糊糊地入睡。

次日醒来,没见到苏晗。我以为,他像往常一样,下楼给我买早餐去了,对他的怨气不禁消散了少许。可当我进卫生间洗漱时,才惊觉他的洗漱用品都不在了。

随后打电话,不接。发微信,我竟然被拉黑了……

8月12日晚上,我还没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,正在楼下大排档买醉时,张峰的催款电话打了过来。

峰哥,我只凑到16万,你多宽限几天行不?”

妹儿啊,哥是做买卖的人,利益至上你晓得不?还不上,就按欠条上写的办,每天加收0.5%,不然……”

每天0.5%?你咋不去抢啊?!”我挂断电话,端杯啤酒就往嘴里灌,一边喝一边哭,整得排档老板娘还过来安慰了我半天。

夜里十时许,我回到小区。刚下25楼电梯,就发现我家大门虚掩。隔着大门,竟听到家中传来几个男人的笑声。

张峰这么快就找来了?我猛然想起,他拍过我的房产证。一阵风吹过,我被吓出一身冷汗,酒也醒了几分。

我家一侧就有个安全通道,从那儿应该能看到家里的状况。

为了不被家中人发现,我摸黑从安全通道爬到26楼,又从26楼绕到另一侧的安全通道,重新下到25楼。

我大气都不敢喘,悄咪咪地缩在楼梯间,透过门缝往家里瞄。只见大门锁被撬得稀巴烂,一个穿黑夹克的人正站在门口,边抽烟边跟人闲聊。

看装束,跟当初打苏晗的那些壮汉有几分相似。

我下意识地要给苏晗打电话,掏出手机又默默放回了包包。去他的!姐不求人。

脑海里涌出一个声音:报警!可另一个声音嚷嚷着:不行不行!

私闯民宅,不是什么重罪,张峰又是混社会的,万一有什么关系,三五天放出来了,我怎么办?再说,张峰可是手握我写的47万欠条啊!

出于欠债还钱的传统观念,我本能地自觉气短,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。

好在证件都在身上,我惴惴不安又无比纠结地到不远处的酒店开了间房。

张峰,你找人撬我家的门是几个意思……”我拨通张峰电话,欲找他理论,一句话没说完,话筒那头却传来“嘟嘟嘟”的忙音。张峰挂断了电话。

一瞬间,所有的伤心、委屈、悔恨涌上心头,我扑在酒店的大床上,失声痛哭。

亲戚朋友都借过了,还有什么渠道能凑那么多钱?哭了半天,我慢慢地冷静下来,坐在床上,思考该如何应对眼前的困境。

一天0.5%利息,相当于拖一天就是2000多块钱啊!要说钱,我不是没有,可我都投资买了成都东站那边的一套小房子……对啊,要不卖掉现在这套大房子?

可春熙路附近的房子是我在成都打拼这么多年的见证啊!卖?实在不甘心。不卖?又没有别的办法还钱。

以我如今的债务情况,哪怕将两套房子(东站那套也是贷款买的)都拿去做抵押贷款,也凑不够47万。而且欠银行钱感觉更恼火,一旦逾期,不仅要收滞纳金,还要上个人征信,得不偿失。

现在,春熙的这套房按目前市值,大概值个100多万,还上欠银行的60多万按揭和抵押贷款,剩余刚好够还给张峰。

不久,我悄悄摸回去,往我家门口偷瞄一眼,看到4个彪形大汉正在客厅打牌,茶几上全是吃剩的饭菜、喝光的啤酒瓶……

被人鸠占鹊巢的恼火,让我立即致电张峰:“峰哥,我卖房还你钱!不过,卖房需要时间,你的人在我家搞得乌烟瘴气的也不好卖,可不可以叫那些人走?”

你什么时候把钱还上,他们什么时候走。”

对方态度强硬,我赶紧去找小区附近的房屋中介。得知房子的市场价具体在115万上下,我按照比市场价低6万的价格挂上,只求尽快脱手变现。

接待我的中介小刘,是个机灵世故的大男孩。得知我要急卖,且房子是精装修后,他很激动地向我拍胸脯保证,一定尽快帮我卖出去。

可刚到晚上,小刘就向我抱怨:“张姐,你的房子什么情况啊?4个一看就是社会上混的人堵门口,拦倒是没拦,可客户不敢进啊。”

我故作镇定,安慰小刘,我会去找债主沟通,叫他放心地给我卖房。

为了劝张峰将4人叫走,我先是将16万转给他,又一再保证卖掉房子收到款就还他钱。可张峰压根不吃这套,来回就一句“什么时候还清,什么时候走人”。

不得已,我只好跟小刘联系,叫他去跟那4位“门神”聊聊,看能否通融一下。不管是小刘,还是要买房的人,跟张峰都扯不上关系,那4人应该不会为难他们。

等了好半天,小刘终于在微信上回复道:“我试试吧。”外加一个捂脸的表情。

我猜想他心中有一万头某马飘过,便给他发了个88元的红包,叫他买包烟抽,或买点水果吃吃。不过,他并没有领。

两天后,小刘给我发微信:“张姐,那4位东北大爷是以每天200元的价钱请来的,被要求24小时守在你家,等你还钱了才得走。他们说不认识房东你,只认钱和给钱的主子。我去跟他们套了半天近乎,建议他们允许我们看房子,这样房子卖得快,你才有钱还账,他哥几个才走得脱。呵,你猜他们咋回答的?”

我暗想,难道他们不想早点收工走人么?

他们异口同声说:‘走?为什么要走?在这天天困了睡,饿了吃,打牌无聊就看电视,一个月6000块钱的工作上哪儿找去?’我听他们这样说,也有点心动了,当时都想问他们,还招不招人?”

我哭笑不得,可毕竟债要还,房子必须卖:“你有没啥子办法,叫他们行个方便?”

没得。不过,我觉得他们应该就是社会上的闲散人员,要是没有更强大的‘势力’把他们吓退,估计就只有拿钱买了哦。”

这个倒是,如果那些人不是跟张峰混社会的,给点钱买个方便,无疑是最好的“相处”模式了。

于是,我交底说自己手头没钱(开玩笑,有钱还卖个啥房),让小刘去跟他们聊聊:“看要好多钱?要是几千块钱我还凑得出来,太多就没得法咯。”

张姐,我冒昧地问一句,你也不像缺钱的人,为什么欠人那么多钱啊?”

为什么欠人那么多钱?为什么?我怔怔地望着手机屏幕发呆,想着自己有家不能回,连衣服都好几天没换过了,泪水就不争气地淌了下来:为苏晗那个渣男,为我的睁眼瞎,为我的脑残买的单!

张姐,要是不方便就当我没说哈!抱歉!”兴许是怕我怪罪,小刘赶紧解释。

为了我一辈子的幸福吧……”又过了一会,我悠悠地回复了一句。

是的,在此之前,我是真心且一心要嫁给苏晗的,不仅设想过自己穿啥样的婚纱更漂亮,纠结过在三亚还是在丽江拍结婚照,是拍文艺范还是女神范,还幻想过婚后要给苏晗生两个娃,一儿一女,凑个儿女双全……

如今,一切灰飞烟灭,还倒贴了50多万。真是哀莫大于心死。

不过,往好了想呢,花上50万,让我成功看透苏晗的嘴脸,避开一段糟糕的婚姻,及时止个损,好像我也不亏。

06

当天晚上,小刘又给我发来一个不好也算不上多坏的消息,说我卖房就是断那4人财路,他们答应,让人看房也行,得给他们每人8000块钱的“安慰金”。

妈妈咪呀!我的网店每天也就1000多元的收入,又刚凑了一波钱,现在再怎么凑,也凑不到这三万二好吧。

小刘,麻烦你再跟他们商量下。我就是因为欠人钱还不上才要卖房,可不可以等卖掉房子了,再把钱给他们?写欠条都行……”

没多久,我总算收到了生日以来的第一个好消息:四位大爷同意了!

第二天,我在小刘的护送下,战战兢兢地回了趟家。

那是我第一次直面4位“门神”。好家伙,4个人都是膀大腰圆,身上多处骇人的纹身,颇有几分凶悍之气。

老妹别怕,俺们哥几个不会动你的。”见我吓得瑟瑟发抖,一位带头大哥开口安慰我,并招呼他3位兄弟“一二三”,齐齐退到三米开外。

哥,你东北哪的啊?我弟在大连上大学,他常给我说,你们东北人耿直。”四人看着凶神恶煞,倒也不像坏人,我赶紧跟他们套套近乎。

俺们沈阳的。”大哥一听我弟在东北,还夸他们东北人,搞得我是他们老乡似的,关心地问我,怎么欠张峰那么多钱?张峰有没有逼我?还说,愿意替我出头,讨回公道……

瞬间,我被勾起那段伤心的往事,哽咽着将替苏晗出头还债、被朋友拉黑、苏晗跑路、被迫卖房还债的事一一道出。

4人一听恼得不行:“世上怎么还有那么渣的人?老妹你知道那小兔崽子在哪不,俺们替你削他!”

谢谢,谢谢你们。不过不用了,我现在提都不想提他,只想赶紧还清债务。”我扯了张纸巾擦擦眼角,找块干净的地儿坐下——又要写欠条了!

那……那啥,也别三万二不二的啦,就凑个整数,三万吧!”

打好欠条,我速度请人来换了锁,带上几套衣服,将钥匙分给“门神”大哥和小刘各一把,又请保洁阿姨将家里收拾干净才离开。

临别前,我还特意跟4位“门神”再次确认:要是再有人来看房,小刘提前几分钟通知他们,4人便去楼梯间呆一会儿。

由于我的房子装修不错,收拾得也很有卖相,价格又比市场价便宜,房源又很紧张,房子“解禁”后没两天,就有买家要约我面谈。

可是,这房子有按揭又有抵押贷款,过户周期保守估计都要一个多月。一个多月,张峰那边要多收七万多块钱啊!

小刘无意间提起,房款可以打给指定收款人。跟买方签合同时,我便叫上张峰一块到场,既是方便对接,也是希望他念在我诚心还款上,逾期的钱少收点。

什么?苏晗跑路了?”听我说完近况,张峰哭笑不得,愣半天才幽幽吐出个烟圈:“哎,你也是个可怜而又死心眼的女人!这样,欠的那31万,你两个月内还我就行。呃,额外就多收你1万利息吧,32万,两个月内给我。”

我心头悬着的石头总算落地,故意“打趣”张峰:“你不是做买卖利益至上吗?”

张峰笑了笑:“现在这社会啊,遍地都是钱,要赚随时赚得到。倒是朋友,难交!”

他想了想,又临时起意:“哎,要不要我帮你找找苏晗?叫他还你钱够呛,不过打一顿出出气,绝对木有问题。”

我婉言谢绝了张峰的“好意”。苏晗?现在我只想跟他划清界限,连见都不想见他。

当晚,我跟买方以108万的价格签订了房屋买卖合同。

由于房子债务情况比较复杂,中介要保证买方资金安全,按“规矩”是要把10万定金全部托管在中介的。幸亏小刘晓得我的情况,好心向公司申请到3万元定金,好还给那4位帮我看家的“门神”。

07

过桥、过户耽搁了一个多月,收到房款后,我便将32万打给张峰,又将剩下的钱凑到9万还给了老家亲戚;欠朋友的4万多块钱没多久也都还上了。

全部债务结清后,我才彻彻底底体会到,什么叫做无债一身轻!

两个多月后,成都东站的房子租户到期,我将房子收回来自住。之后,我一直住在那套小房子里,2018年又在东站附近买了个套二。

而苏晗不在的这几年,我一个人也过得挺好。

不再像跟他谈恋爱时,终日埋头挣钱,有钱也舍不得花。如今,我每年至少有一个多月在外旅游,不光遍览了祖国的大好河山,还去日本、泰国、新加坡、柬埔寨、马来西亚、欧洲耍了一转;

也没像之前那么依赖别人,胃痛就吃胃药啊,怕黑就开一夜灯,嫌麻烦就请人啊,而当我逛街拎不动包包的时候才晓得,男人……哪有车好使?!

当初,我怕爸妈担惊受怕,给他们说借钱是为了扩大生意规模。得知我跟苏晗分手,他们还为我错过了那么“好”的男人而惋惜,过年回家又开始给我张罗相亲。

直到2017年底,爸妈在我的盛邀下,来到成都旅游。

我约闺蜜赵晓慧一块吃饭,顺便带上了爸妈。

当初两个朋友借给我的4万块钱,其中有3万,就是刚贷款买了车的慧慧东拼西凑拿给我的。

闲聊时,慧慧无意间谈及我当年的感情危机、债务危机,爸妈这才知道我借钱的真实原因,以及承受了多少委屈,承担了多少压力,不禁眼圈微红。

从那以后,爸妈再没催过我结婚,也不再给我安排无聊的相亲。

或许,他们是要陪我等,等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。而我们都相信,经此一遭,无论那个人是否会出现,我都可以过得很好,只要我愿意。

标签:

评论留言

我要留言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