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年前和老妈喝多了一次 妈妈喝酒喝多了给我机会

白话文 336℃

每次我看见我家那条懒懒散散的大黑狗时,我就会回想起当年的事情,那件事可就说来话长了,也就是我和我的大黑狗发生的一件事。

那年我十一岁,正是天真活泼的时候,虽然我是个女孩子,但和男孩子比起来我也不遑多让,反正上树掏鸟窝、下水摸鱼、翻墙头、挖地基,凡是男孩子该干的,我的童年一样没落下。

其实这都是因为我身边没有同龄的女孩子,都是男孩子多,每天和他们在一起玩,想不皮都没办法。

另外我小时候的家在农村,每天出门拐弯走上一百米就是树林子,再走上几步就是一条水沟,里面还有鱼。

那时候的环境远没有现在这么差,水沟里面的水还是能看清底下的,到了冬天结上几层厚厚的冰,在上面尽情的滑冰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可现在不一样了,到了冬天河面上能有一层薄冰已经是稀奇事情了。

我十一岁那年小黑在我们家已经生活两年了,我现在还记得它刚被送来时的样子,小小的一团,通体漆黑的毛发,眼睛也漆黑,唯有四个腿靠近爪子哪里才有一撮白毛。

小黑一名就是根据他的毛发而来,毕竟那时候家家户户的狗不是叫“大黄”就是叫“小花”,再不济直接就叫“狗”,连个正经名字都没有。

虽然我们村里的黑狗很多,但我依旧觉得我们家的小黑是最好看的那一个,其他的根本就没法和我们小黑比。

两年的时间足够小黑成长起来,我十一岁它两岁,我还是个小孩子,它已经算得上是成年的狗了。

一年前和老妈喝多了一次 妈妈喝酒喝多了给我机会

那时候的夏天很热,我就会和小伙伴们去附近干净的小河旁边玩,他们男孩子都是直接脱掉上衣在里面玩耍,而我只是把脚放在水里凉快,毕竟男女有别,这一点我们还是非常有分寸的。

小河的浅水区只有我们这一小段,再往两边走就是深水区,那是所有父母都叮嘱不要去的地方,因为深水区的的水深足有两米左右。

那天我要出门的时候,看见小黑热的一直伸舌头,我便想着把它也带去,让它也凉快凉快,我妈还说我出去玩就不要带狗了,我没听她的话,只想让小黑也凉快,后来想想,幸亏没听我妈的话,而她也心有余悸。

把小黑牵过去后,我便放任它自己在浅水区里面扑腾,而我则和小伙伴一起在另一边靠近深水区的浅水区摸鱼抓虾找螃蟹。

浅水区流经深水区的地方有一个圆口,我们都是堵着圆口等鱼自己进来的,可是我刚刚堵了没有多久,就发现下边好像有什么东西把网卡住了。

他们的手都伸不进去,只有我可以,于是弯着腰去够下边的网,可事情的发生往往始料不及,我左手抓住的石墩突然松动,我一下就栽倒了深水区里面。

栽下去的一瞬间我清晰的看到旁边伙伴惊恐慌张的脸,下一秒我整个身体就被没在了水中。

你有过溺水的感受吗?就是那种你拼命的挣扎,却永远也爬不上去,落不到底的感受,我隐隐约约能听见小伙伴去喊大人的声音,而我挣扎中头露出来的时候也拼命的喊救命。

可渐渐的,我没有力气了,我慢慢的往水底下沉,也渐渐呼吸不上来。

就在这时,我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向我扑腾过来,可我那时候已经睁不开眼,慢慢的我就失去了意识。

我想那是我这辈子最恐怖的经历了,感受自己的生命慢慢消逝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,明明我还有大好的时光没有度过,我还没有长大。

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,面前出现的就是我爸那张焦急的脸,而我妈在旁边抹着眼泪,脚边是小黑在努力的喘着气。

我瞬间扑到我妈的怀里放声哭泣,我那时候真的被吓到了,而我也庆幸我的劫后余生。

后来我才知道是小黑救了我,当我慢慢沉下去的时候,是小黑过来用嘴叼着我的衣服把我拖了出来。

我妈说,如果不是小黑,等他们赶过去的时候,恐怕大罗神仙也救不了我了,她还说,幸好我当初没有听她的话不带小黑。

自那以后,我和小黑的关系越来越好的,每次我放学回家第一声叫妈,第二声就叫小黑,而每次它不用我叫就自己跑到我面前来。

然后我都会蹲下来摸摸它的头,和它握个手,再抱一会儿它。

一转眼小黑已经陪伴我度过十二个的春夏秋冬了,我知道一条狗的寿命不过十几年,而我终将有一天会和小黑分离。

但我只希望,它能陪我久一点,再久一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