没有穿内裤被同桌摸一天_同桌上课用手指进去了好爽

白话文 383℃

我的同桌是女神,眼睛酷似李小璐,从高一开始,就有很多人追她,而我却只是一个屌丝,每天都在做卷子,偷看同桌女神的美腿是我唯一的消遣,可是那天发生的事情,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。
那天,我做卷子累了,就趴在桌上睡觉,可突然觉得下面痒痒的,还以为是做了春梦,可醒来一看,竟然是清纯的女同桌在摸我的那,难道她就是传说中的绿茶婊吗?对于这种行为,我当然要表示强烈的谴责,可我依然可耻的硬了。
可这不能怪我吧?
夏日炎炎,哥一个思春期的男屌,正趴在桌上睡觉,突然就被人给摸了,还是勾着手指来回的摩挲,如触电般的酥麻感让我虎躯一震,硬了是正常的,哥能挺住不射,是不是就应该给我32个赞了?
我偷偷睁开眼睛,看着孙小茹很适合弹钢琴的手指,白皙而纤长,不自觉幻想老二正在被她套弄着,最好再抹点起润滑作用的油,辣种感觉……
可是,孙小茹突然不动了,我等了一会儿,她还是不动,这我绝对不能忍,当初是你想要摸,想摸你就摸,现在把哥摸硬了,你又放手了,老二不是你想摸,想摸就能摸……
我愤怒的抬起头,看着孙小茹有些惊慌的双眼,是的,开始时她是慌了,可随后就瞪起那双酷似李小璐的杏眼,还挑了挑眉毛,这是挑衅啊,哥这暴脾气……
我愤怒的看着孙小茹,一边把手伸进书桌内,我在找东西,她显然也看出我的意图,眼神中有好奇,也有些担心的样子,可能是怕拿出跳蛋之类的东西给她塞进去。
我“刷”的拽出一张卷子,然后不顾她惊愕的神色,趴在桌上开始做卷子,这种时候,我必须做点什么,比如去做张卷子冷静一下。
“爽吗?”孙小茹甜甜的声音传了过来。
要知道,高中同桌两年,孙小茹在我心中绝对是女神般的存在,就像当初没有东强的奶茶妹妹一样,那绝对是一点龌龊念头都不敢起的清纯女神,可万万没想到,孙小茹不仅摸了我,而且还如此挑逗的问我爽不爽,我能怎么回答,又该如何想,她肯定是不会喜欢我这种男屌的,也许她是玩大冒险输了。

没有穿内裤被同桌摸一天

心里这么想,可我却鬼使神差的点点头。
孙小茹笑了,从声音中,我听出了轻蔑,我要确定这是不是我的自卑心里在作祟,就抬头看她,果然,那张清纯的面孔上,不仅轻蔑,而且挂着厌恶。
孙小茹突然又抓了把我的老二,还恶狠狠的捏了一下,然后突然站了起来,哭喊着:老师,孙项策耍流氓,他他,他抓我手摸他,摸他,摸他那……呜~
卧槽,我怎么有一种跟不上思路的感觉,在全班的哗然中,班任赵秃瓢怒气冲冲的走过来,一把就把我拽了起来,而我却下意识的向后撅屁股,以掩饰我那想抽在孙小茹脸上的张根硕,可这无非是此地无银三百两,赵秃瓢已经看到了,这让他格外的愤怒,不由分说,给我了一个大嘴巴子。
真尼玛疼,火辣辣的,可我无法反抗,因为我无从辩解,一个清纯女神,一个男屌,我想没有人会相信我的话。
“去办公室,找家长!”赵秃瓢吼着:“自习!”
我昏沉的跟在赵秃瓢身后,回头看了眼孙小茹,却发现她正在笑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笑容,是邪恶还是腹黑?其实都无所谓了,因为接下来的事情才是灾难,想起老爸沙包大的拳头,我就有种想屎的冲动。
办公室内,赵秃瓢正义愤填膺的同其他老师诉说我的流氓行径,还扬言要开除我,到后来,出了名的禽兽老师秦万里竟然还说我这样的祸害,就应该化学阉割了,就差没在我脖子上挂双破鞋批斗了。
庆幸的是,老爸老妈的手机竟然都打不通,一直都在通话中,赵秃瓢很郁闷,但却也没什么办法,只好继续和其他老师一起苦大仇深的批斗我,一边给我爸妈打电话,可仍然打不通,最后还关机了,而这时候,孙小茹来了,她把赵秃瓢叫了出去,也不知说了什么,等赵秃瓢进来的时候,就用那双三角眼阴鸷的看着我,一边念叨着什么斯德哥尔摩综合症。
赵秃瓢让我先滚回去,我失魂落魄的走出办公室,却看到了孙小茹,她双手背在身后,歪着头,很俏皮的看着我,真是太不争气了,看到这样的她,我竟然没有一丝恨意,可她明明诬陷了我,让我丢了大人,唉,男人真贱。
“我们扯平了!”孙小茹说,然后转身离去,我还是很混乱,可还是看到她手中拿着两个手机,突然想明白为什么老爸老妈的手机会一直打不通了。
可是,我们扯平了又是啥意思?

没有穿内裤被同桌摸一天

回到班级,几乎所有人都在看我,但这不是迎接凯旋英雄,我知道,他们都在鄙视我,当然,也有人羡慕嫉妒恨,对女神耍流氓可不是谁都敢的,虽然我是被耍流氓的那个,可谁会信我呢。
我刚刚坐下,头就一疼,只是略疼,我被一本书砸中了,我抬头看,脑袋一炸,玛德,怎么把王楚生忘了,他可是孙小茹的头号追求者加脑残粉,而且他是我们十四中有名的混子,号称高二扛把子,因为孙小茹同桌这个身份,我就没少被他收拾,如今我对“孙小茹耍流氓”,还不得被他给揍死啊。
王楚生走了过来,手里拿着把蝴蝶刀,指着我,说,放学别走!
说真的,我不想在孙小茹面前表现得软弱,但我更没有勇气面对王楚生,于是我又拿出一张卷子,是的,我要冷静一下。
“唉……”
我听到了孙小茹的叹息声,还有班上同学的哄闹声,我抬起头环顾四周,发现一张张笑脸是如此可憎,而孙小茹却站了起来对王楚生说,有本事把钓鱼岛抢回来啊,就知道在同学面前耀武扬威!
“小茹,我是想帮你出气!”王楚生热脸贴了冷屁股,涨红了脸的同时,没忘了瞪我一眼。
“我跟你不熟,请叫我全名,还有,你凭什么帮我出气啊?我跟我们家孙项策闹别扭,惩罚他一下,关你什么事儿,耗子是你拿的吗?”
孙小茹不知为何,突然变得有些泼辣,不过细想,她虽然长得清纯,但可一点也不文静啊,只是很少表现出泼辣的一面而已。话说回来,孙小茹骂人的技术真是一流,这不是在暗指王楚生是狗嘛,狗拿耗子多管闲事,等等,谁是耗子?
不对不对,这不是重点,我们家孙项策是什么意思?
我头脑风暴的时候,王楚生突然把蝴蝶刀插在书桌上,吓得我虎躯一震,要不是我极力克制,非得尿他一脸不可。
“孙小茹,我这么喜欢你,你不答应就算了,我怎么听这意思,你跟这废物处对象呢?”
“是怎么了?”孙小茹把手搭在我肩膀我。
“行,你们行,放学都别走,草!”王楚生拔出蝴蝶刀指了指我,又指了指孙小茹,尼玛,那表情,简直太暴漫了,不忍直视啊。
我看着王楚生回到座位上,竟然掏出一瓶哈啤,一口气就给干了,然后气冲冲的离开教室,这次同学们看我的眼神儿就不是鄙视了,有嫉妒,但更多的是同情,包括我在内,谁都知道,今天我会被王楚生打成半残。
我看向孙小茹,想要确定,这是不是也是她在坑我,不过看她有些紧张的样子,应该不是在坑我,可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呢?
“打算咋办?”孙小茹问道。
“嗯,我必须做点什么!”
“求你了,别做卷子了。”